战国系列86:孟尝君再扛“合纵”大旗

2017-09-11 11:34:36.0

在上一期给大家讲了一个关于孟尝君的故事,想必大家对这个慷慨好义的战国公子有了更加清晰的了解。由于孟尝君的名声实在是太过响亮,史书上甚至有“齐之有田文,不闻有其王”的说法。

既然有权有势又有人,那怎么能不搞出一点大事呢?在公孙衍这位亦师亦友前辈的影响下,孟尝君选择了接过合纵的大旗,联合各国共同抗秦。公元前304年,秦、楚两国在黄棘相会。这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孟尝君的耳朵里,就在黄棘会盟的第二年,孟尝君就组织了齐、魏、韩三国形成了合纵联盟,共同出兵讨伐楚国。

根据史料上的记载,在出兵伐楚之前,孟尝君还派了一个名叫公孙弘的大夫,前去秦国拜见秦昭王。当然,名义上是拜见,其实就是想看看秦武王过世这几年,这秦国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秦昭王见到公孙弘之后,知道他是孟尝君派来的,于是故意问道:“薛公的封地有多大呀?”

公孙弘回答道:“方圆百里。”

秦昭王听后笑了笑,说:“秦国土地方圆数千里,还不敢与他人抗衡;现在薛公的土地不过百里,就敢来打我秦国的主意吗?”

而公孙弘则是不卑不亢地回答道:“我听说这世上有三种人。这第一种人,做事只求乎正义,而不会骄傲自大,也不会曲意奉承。不管是为人之君还是为人之臣,那都是可以胜任。这样的人,算上薛公,这世上只有三个人;这第二种人,上能治理国家,成就君王霸业。下能安抚黎民,体察百姓的疾苦;这样的人,算上薛公,当今这世上恐怕只有五个人;这最后一种人,如果碰到像大王您这样,不顾身份而侮辱这外交使节,他就会在您面前拔剑自刎,把这鲜血溅到您的衣服上。这样的人,算上区区在下,这世上恐怕只有十人。”

秦昭王愣了,好家伙,这个叫公孙弘的,居然用自杀来威胁自己,那还真是不能小觑。于是话锋一转:“哎,先生,寡人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你又何必如此认真呢。请你回去转告薛公,寡人对他是十分的钦佩,如果有机会的话,还希望能和他见上一面啊!”

通过这次谈话,孟尝君大致了解到了秦昭王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虽然此时秦国的大权仍然掌握在宣太后手里,然而孟尝君隐隐的感觉到,这个秦昭王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当然,既然选择了抗秦这条路,那绝没有后退的理由。

公元前303年的秋天,在孟尝君的带领之下,齐魏韩三国大军是侵入到了楚国的边境。这楚怀王见三国联军是来势汹汹,于是便派太子熊横到秦国做人质,这目的就是请求秦国发兵支援。说来这秦楚两国这几年的关系那是相当不错,这秦国自然是派兵来救。孟尝君权衡了一下利弊,知道目前以三国的实力,那绝对不可能有胜算,于是果断地决定撤军。

经过这件事情,这秦、楚两国本应该是更加的密切。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这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主角就是楚国的太子熊横,按说你在人家秦国当人质,那你就好好的低调一点,可这个熊横呢,却偏偏不信这个邪,他似乎忘记了自己身份,那每天是呼朋唤友,夜夜笙歌。竟然在有一次酒后与秦国的一名大夫发生了肢体的冲突。这也许是喝多了,也许是压抑太久,这熊横竟然失手把这秦国大夫给杀了。这杀人之后,熊横是畏罪潜逃,那不知道跑哪去了。这如此一来,好不容易修好的秦楚关系,那再一次出现了裂痕,那甚至连宣太后都开始对楚国产生了反感。

您瞧瞧,这是不是又一个“因为某件小事而影响到国家命运”的例子?看来这当人质的差事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