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汉系列:捐金间项王 亚父怒离楚

2018-07-09 10:09:21.0


原本兴致昂扬的郦食其打算当一回和平大使前往各国进行王室分封,可没想到被张良用一把筷子说得差点让刘邦砍了他的脑袋。尽管郦食其是好意,但不得不说张良的一系列反对意见还是颇有道理的。

如今分封这条路已是行不通,眼看项羽多次袭击汉军的粮草运输队后,荥阳城里的汉军都要揭不开锅了,作为老大的刘邦是愈发上火,更多的是憋屈:有本事你项羽别断我的粮草,我们堂堂正正打一场!可惜在战场上这样的想法只会让人觉得幼稚。

怎么办呢?大丈夫能屈能伸,打不过,干脆求和吧!刘邦打算再上演一遍鸿门宴上的戏码,他希望以荥阳为界,荥阳以西归汉国,荥阳以东归西楚,毕竟打了这么久了也没什么结果,还劳民伤财,不如大家各退一步……

与此同时,陈平从另一方面行动了,毕竟他不认为项羽会在目前占有优势的情况之下答应和谈。于是他向刘邦申请了四万斤黄金的经费,还请求刘邦不过问其用途,只是说自己自有妙计……


数月的时间久攻荥阳不下,项羽也是很焦灼,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会输给刘邦,但这毕竟还是一块硬骨头,万一弄不好崩了自己的牙就不划算了,因此对于求和这件事项羽是有些心动的。

奈何谋士范增却是坚决反对和谈,从鸿门宴上他就已经看出刘邦是个两面三刀的无赖:“尽管当初鸿门宴上刘邦积极地表忠心,可后来还不是差点被他坑了,难道大王还看不清刘邦那厮的为人么?如今汉军粮草匮乏,投降是迟早的事,如此一来天下就是大王的了,所以这个紧要关头必然不能手软!”

范增的这席话倒是重新激起了项羽的斗志,不出意料,刘邦的和谈计划落空了。

刘邦议和这条路已被范增堵死,那么陈平那边呢?陈平拿着那么多钱财究竟所为何用呢?想必大家已经猜到了,钱能用来做什么呢?无非就是用来收买人心罢了。陈平原就是项羽的人,花点钱找楚军营中的老熟人做点手脚还是很容易的。

既然硬的不行,那我就来软的,陈平打算跟项羽玩心理战,说白了,就是屡试不爽、伤人不见血的利器——谣言。

于是不久之后楚军营中就有了这样的流言:

“钟离昧将军他们立下那么多战功,为什么没有被大王封为诸侯王呢?”

“不知道啊,也不知道钟离将军是怎么想的,要是我,心里肯定不平衡!”

“谁说不是呢!听说汉王刘邦倒是赏罚分明,如果到时将军去追随汉王,我也一定会去!”

“诶?都说汉王的军队是草莽之辈,咱们这么久都拿不下荥阳,是不是将军们并没有真心想攻城啊?”

“嘘……别胡说!这种事要是被上面听到了,十个脑袋都不够你砍的……”

这样的流言没多久就传到了项羽耳中,信不信的倒是其次,但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有些事不得不防。自从钟离眛等将领出现了信任危机后,前线作战的能力便大打折扣了,荥阳城的汉军终于能喘口气了。

别看不过几句谣言,这其中的学问着实不小,而这一切都基于陈平对项羽性格的精准把握。他知道项羽一向袒护项家子弟,对于外姓并没有完全信任,而恰恰项羽手下的能臣大多都是“外人”,例如范增、钟离昧、龙且等等。陈平优先解决掉前线的武将,让汉军得以喘息,再解决掉项羽的谋士范增,如此一来,项羽还能靠什么夺取天下呢!

就在项羽派人来送信,传达拒绝和谈的意愿时,陈平又趁机上演了一出反间计:


当楚国使者来到汉营之后,陈平表现得很热情,特意交代身边的侍者准备新鲜上好的食物为使者接风洗尘,安排好之后,陈平拉着使者落座,特意压低了声音,问道:

“亚父近来可好?不知是否带来了亚父的信?”

“亚父的信?臣下是替项王而来,何来亚父的信?”

陈平“突然”脸色一变,讪讪道:“哦,我还以为你是亚父的人……如此,我还有些事,先行一步了。”说罢,便拂袖而去。

本来还有些受宠若惊的使者,一时间也是不知所以。许久之后,使者等来的哪是什么珍馐美味,而是些几乎难以入口的粗茶淡饭而已。

回到楚营的使者将这一切如实地汇报给了项羽,项羽突然间“明白”,原来看似忠心的范增也不过如此……当一个人不被信任的时候,解释再多也是徒劳,见项羽终究还是中了陈平的反间计,范增的心凉了,索性告老还乡。


其实说来,从古到今,这谣言总是能让人轻信,毕竟“谣言”或多或少都会给我们的内心带来一定的恐慌和不安,大多数人又喜欢给自己做最坏的打算,才使得“谣言”如此轻易地攻破人心。尤其战国末期,秦国靠收买间谍,不知道迫害了多少能臣良将,比如廉颇、比如李牧……

只有君王能够辨忠奸、亲贤能,这离间之计便不易得逞。然而项羽算是一个贤明的君主吗?明显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