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宾客凉薄 灌夫使酒骂座

2018-09-10

登基之初,窦氏外戚的掣肘、诸侯豪强的隐患,还有频频进犯的匈奴……诸多威胁大汉安定的因素都让刘彻迫不及待地想要建立一个权力高度集中、能够令行禁止的中央政权。

所以,伴随着思想文化上的教化和统一,刘彻也一直在稳步地将分散在各个势力手中的权力收回。在各方势力中,根深蒂固的窦氏绝对是首当其冲。

好在曾经庞大的窦氏家族随着窦太后的去世,也以明眼可见的速度在朝堂中萎靡不振。哪怕是窦氏家族中誉满朝野的窦婴,从此也赋闲在家,一改往日的门庭若市,冷清无比。

此消彼长之下,与窦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新丞相田蚡。



早在窦婴位列大将军时,田蚡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郎官。面对窦婴时,无论是跪拜还是坐立田蚡都表现得毕恭毕敬,一副以窦婴马首是瞻的崇拜模样。

而今风水轮流转,如今窦婴赋闲在家,田蚡却荣升丞相。都说树倒猢狲散,原先挤破头想要被窦婴赏识、提拔的门客,渐渐也作鸟兽状散去了,也有很多转而投到了田蚡门下。

同样是丞相,与窦婴相比,田蚡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窦婴最得荣宠时,仍旧廉洁自律,爱兵如子,虽然性格张狂豪放了些,但在大事上从不马虎,直言进谏,坚持原则,不怕得罪任何人。当然,这其中也不乏窦太后的庇护,但窦婴并未因此做出些专权蛮横之事。

反观田蚡,参政初期虽也有过一些切实的政见,但随着太后的偏护、众人的奉承,日渐嚣张跋扈,收受贿赂无数,声色犬马,蝇营狗苟之事做了不少,若不是碍于王太后和他皇亲的身份,刘彻怎么可能允许田蚡这只大汉的蛀虫如此猖狂?

而田蚡也逐渐露出了他的本性,对窦婴全然不似之前那般谨言慎行。一次,窦婴摆好酒食等候田蚡应约去他家中做客,等到天都快黑了,田蚡竟才派人回了一句:“不好意思!昨天喝多了,今天睡了一天!”

真是气煞人也!然而,窦婴还未发作,有一个人已气得掀了桌子,差点要找田蚡拼命!

此人是在窦氏失势后,唯一一个没有离开窦婴的人,名叫灌夫。

这灌夫平生最厌恶趋炎附势之人,平日里见到权贵爱答不理,见到普通人反而毕恭毕敬。因性格冲动的原因,灌夫早年就被罢了官职,幸好还算有些家底,从此便广结游侠,在江湖上也算得上是有影响力的大人物。

窦婴既欣赏他的侠义,也感激他的不离弃,他二人的命运也更是因此连在了一起。

犹记得,在丞相田蚡新婚之日,王太后特意下了诏令,邀请了列侯和皇族都前去给自己的弟弟庆贺,窦婴便也带了灌夫一同过去。虽然灌夫不喜田蚡,但这种官场的交际有时也不可避免。

然而席间窦婴起身向大家敬酒之时,只有窦婴的旧友离开席位回礼,其余半数人竟稳坐不动,只是稍稍欠身以作示意。



这放在今天看,似没有什么不妥,但汉代时,人们却是十分讲究礼仪。人们吃饭时要跪坐在席上,面对长辈或尊者时,需得从席上起身,挺直腰背,身体前倾,表示恭敬。

而如今那些人见到窦婴竟如此无礼,灌夫一时义愤填膺,许是席间一直喝闷酒喝多了,这暴脾气瞬间就上来了,气势汹汹地冲到两个宾客面前叱骂道:“长辈好意给你们敬酒,你们却学女人一样在那儿同人咬耳说话!真是没有礼数!”说罢,将手中酒樽往地上一摔,惊得满堂宾客侧目相望。

被训斥的二人自知理亏,脸色顿时难看至极,索性一甩袖子向田蚡告辞离去了,旁人见灌夫仍骂骂咧咧,着实尴尬,也纷纷找借口告辞了!这下真是让这场喜宴的主人田蚡大失脸面!



窦婴见状,连忙招呼灌夫离开,如今的田蚡毕竟是丞相,一旦将事情闹大可就麻烦了。然而,二人还未走脱,便被田蚡手下几个膀大腰圆之人围了起来。

有人劝灌夫趁机向田蚡低头道歉,灌夫偏偏不从。田蚡见此,冷声说:“灌夫,看来是我田蚡对你太忍让了啊?”

说完,便叫来了在场的长史说:“今日这场婚宴是太后娘娘特意下诏宴请了宗室宾客们前来,灌夫侮辱宾客,违逆了太后的诏令,是对太后的大不敬!”说罢,便命人将灌夫关押在了客房……

眼见事情发展逐渐脱轨,灌夫因为替自己出头而被扣上了“对太后不敬”的罪名,窦婴顿时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