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芒刃出鞘 智夺河西

2018-10-08 09:28:06.0

公元前123年,两次随卫青出征,霍去病展露了罕见的带兵天赋。眼看着卫青的战绩“一次不如一次”,刘彻似乎又在这个十八岁少年的身上,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

时隔两年,即公元前121年,霍去病便被任命为骠骑将军,独自率领一万骑兵出征匈奴,一如当年韩信的陈仓之战,少不经事的霍去病同样需要一个向众人证明自己的机会。

此次出征,霍去病并不是继续向北,而是向西,目标是占据了河西的匈奴诸王。

河西之地,就是今天甘肃的武威、张掖、敦煌、酒泉等地,在黄河以西故被称为河西,也因为被夹在祁连山和昆仑山之间的狭长地带,也被称为“河西走廊”。河西原本是大月氏的领地,大月氏被匈奴的冒顿单于打走之后,这里便一直处于匈奴人的统治之下。

而除了漠北的伊稚斜单于主力和汉朝东北隅的左贤王部队,也只有河西的匈奴势力仍对汉境有所威胁。出击单于主力仍不是最佳的时机,左贤王与单于主力相配合,汉军攻克难度也不小。

故而,就在伊稚斜妄图引诱汉军北上之时,刘彻出其不意地选择了攻打西部的匈奴势力。争取在漠北决战前,将匈奴在西南方向的臂膀彻底斩断,再次北上也可无后顾之忧。

此战的要略,就是攻匈奴之不备。




霍去病从陇西郡出兵之后,渡过黄河先迅速斩杀了遫濮王,紧接着对途经的五个匈奴小王国迅速的穿插、分割并包围,降服了不少匈奴部族。而后六天时间转战千余里,迅速深入敌腹和此战的目标展开了交锋。

最终,斩了折兰王、卢侯王,俘获了浑邪王的王子和相国、都尉,甚至连匈奴休屠王的祭天小金人都缴获了去。

但汉军辗转千余里,到了匈奴主力所在的皋兰山附近之后,汉军体力自是大有损耗,在和匈奴对战的过程中,打得并不轻松。汉军共攻斩获并俘虏匈奴军士8900多人,而汉军这边亦有7000多人的伤亡。

就斩杀并俘虏了匈奴几个首领这样的收获,足够证明一切。第一次带兵出征便告捷的霍去病,回朝之后便被刘彻加封食邑2200户。

同年夏天,为了不给敌人整顿应对的时间和能力,霍去病再次出征河西,与公孙敖共率领数万骑兵,从北地郡(今甘肃庆阳市附近)出兵。当时,匈奴骑兵再次侵入代郡、雁门郡,刘彻也派了张骞和李广从右北平郡出兵,出击匈奴左贤王的势力。

然这次两支队伍,皆出了意外。张骞因迷路未能及时与李广会和,导致李广所率四千骑兵被匈奴左贤王四万骑兵团团包围,苦战两日,险些全军覆没。

而霍去病与公孙敖这边,亦因为公孙敖迷途而未能顺利会军,霍去病为了保证作战时机,独自率领所部骑兵继续按原计划前进。



本来,在霍去病春季的那一次攻击之后,匈奴人便在霍去病上次行军途经的路线上部下了更严密的防守,殊不知,霍去病此次又改变了行军路线,从北地郡出发之后,向北行进而后南下,来了个迂回作战,从匈奴人的侧背方向发起了猛攻。

匈奴的浑邪王和休屠王大惊失色,本以为会从正面袭来的敌人却突然出现在你的侧后方,几乎毫无招架之力,被汉军打得一败涂地。

此次汉军占据了先机,几乎是决定性的胜利,杀敌三万多人,迫降了匈奴的单桓王、酋涂王及相国、都尉等两千五百人,俘获小王七十余人,浑邪王和休屠王则率了残兵逃走,而汉军伤亡有三千多人。

刘彻喜出望外,此战后立刻加封霍去病五千食邑。霍去病部下的赵破奴、高不识、仆多也被封为从骠侯、宜冠侯、渠侯。此次因迷途而误军的公孙敖、张骞以赎金赎罪、被贬为平民,李广无功无过,不奖不罚。

河西两役后,霍去病亦一战成名,成了让匈奴人闻风丧胆的战神。毕竟,在霍去病之前,他们从未想过,还会有汉人竟比他们匈奴的士兵更擅长长途奔袭的骑兵作战!且还是在这草原、戈壁之中!

然而,对于霍去病来说,可不止这点能耐。

从行军路线上看,霍去病第二次率兵出征,走得路途要更长更远,为何第二次出征会是压倒性的胜利呢?因为选择路线的正确性。

在春季第一次河西之战之后,霍去病吸取了经验,第二次选择了大纵深迂回突袭作战,在战术而非时间上攻其不备,是第二次能决胜的关键。

而且,能够迅速取胜,亦有霍去病深谋远见的功劳。早在第一次河西之战时,便有很多匈奴人畏惧汉军而投降,当时霍去病是如何做的呢?



下令只抓捕单于的儿子,其余投降的部族,汉军一概不会掠夺其财物和子民。于是,霍去病第二次出征河西时,闻风而降的匈奴人就至少有两千多人。霍去病带领的汉军数量毕竟有限,且是深入敌境作战,若是碰到敌方拼死防守,怕也不会这么快取得如此胜绩。

霍去病证明了刘彻的选择没有错,他不仅是一位作战奇才,更是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军事将领。

据说,霍去病当年凯旋之时,刘彻特赐其美酒。霍去病说部下亦功不可没,当即倾酒倒入泉中,命众将士共饮。那个地方,就是今日的酒泉。

传说自不可信,然而两千年来在酒泉这个地方一直流传着这个传说,足以说明人们对这位少年将军的崇拜和敬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