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苏武的选择

2018-10-31 09:42:46.0

苏武带领使团出使匈奴,因为遇到匈奴政变而被牵连,在被逼劝降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以死明志,那是因为在生死之上,还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就是忠义。

幸而,因出血过多而昏死过去的苏武最终还是被救了回来。然而,就在他痊愈后不久,且鞮侯单于又开始软硬兼施,迫切地想要让苏武归降匈奴。

且鞮侯单于派卫律公开审问虞常、张胜等人,而让苏武旁观。当场,虞常因为谋害卫律,被卫律斩杀;张胜被卫律拿剑一吓唬,便直接跪地答应投降了。

在一番震慑之后,卫律便开始审问苏武:“你的副使张胜有罪,你作为正使理应连坐。”

苏武说:“我一没有参与其中,二也并非其亲属,何来连坐之理?”

话音刚落,就听“嗡”的一声,卫律的佩剑已落在苏武的脖颈。



然而,苏武竟是纹丝未动。

对峙许久,卫律突然换了一副表情,叹了一口气,把剑放下,说:“苏武先生,我卫律当初无奈投降匈奴,蒙单于赏识,封我做了王,现在能统领数万人,还有遍野的牛羊群,富贵如此!苏先生如果投降了,明天也会和我一样,不然,做了荒野里的白骨,谁还记得你呢?”

苏武不予回应。

卫律又说:“你要是听我的话,投降匈奴,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你今天要是不听我的建议,今后再想见我,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然而,始终巍然不动的苏武此时已是嗔目切齿:

“身为臣子,不顾恩义,叛主背亲,做了敌人的走狗,你凭什么以为我会想见你?

匈奴单于信任你,你却任意决人生死,不秉持公正,挑唆两国的矛盾!

南越杀了汉朝使者,被汉灭掉后成为九个郡!大宛国王杀了汉使,他的人头随后就被挂在长安宫廷的北门!朝鲜早前杀了汉使,立刻招来了灭国之祸!

现在只有匈奴还没杀过汉使,你也明知我决不会投降匈奴,却想借此挑起两国相攻,着实用心险恶!

你回去吧!我苏武与你没有半分可谈的余地!”

苏武说罢,恼羞成怒的卫律,恨得几欲将苏武当场斩杀,也好过让他说了这么多让人恨得牙痒痒的话!但想到单于对苏武的敬重,终是忍了忍,愤而离去。

而且鞮侯单于得知苏武的“冥顽不灵”以后,冷笑了一声,说:“那我到看看他的骨头有多硬!”随后,就派人将苏武扔进了一个大地窖里,不准给水和吃食,以此逼苏武就范。

隆冬时节,地窖里阴森寒冷,加之没有食物和水,苏武很快就被冻得四肢僵硬,只好在地窖中找到一些草堆躲在角落里挡风。



下雪了,就捧一把雪止渴;饿了,就撕下身上穿的毡毛充饥。就这样,也没见苏武说过半句想要投降的软话。

几天过后,也许是觉得这么折磨苏武也没什么用,死了倒可惜,且鞮侯单于终于将苏武从地窖中放了出来。

然而,且鞮侯单于仍不死心。

“派人将苏武流放到北海(今贝加尔湖)之地牧羊,羝(dī)乳乃得归!”

羝乳,就是公羊产乳。且鞮侯单于的用意分明很险恶了,苏武就算放一辈子羊,也不可能让公羊生了小羊、产了羊乳!



且鞮侯单于还特意将苏武部下不愿投降的常惠等人与苏武分开,单独扣押,独让苏武去那苦寒之地!

而面对如此境况,苏武依旧是淡然处之。抵达北海之后,每日除了放羊,便是想办法为自己寻找食物,因为这一次匈奴还是没有给他提供口粮,草根和野兔子便成了苏武长期赖以为生的食物。

而在这酷寒之地,还有一物陪伴着苏武,那就是代表他汉朝使者身份的旌节。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困境,他始终不曾放下手中的旌节,更不曾向匈奴说过一个“降”字。

日子久了,旌节上的穗子已经掉光,苏武的衣服越来越破烂,白发也越来越多,但苏武却依然在北海牧羊,就这么一天接着一天地活了下去……

求生与求死,究竟哪个更容易?

有时候,求生比求死更难。

而已经“死”过一次的苏武,如今却选择顽强地求生。因为他知道,只有活着,才能有得归故土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