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绣衣使者江充

2018-11-08 17:33:32.0

随着卫青、霍去病、公孙贺等人的离去,卫氏家族在朝堂中的根基几乎完全被挖空,太子刘据深陷群小构陷的危险局面,而刘彻将钩弋夫人的宫殿命名为“尧母宫”,更是引发了众人的猜想,难道天子这是要易储?

其实,刘彻此时应该是没有这个心思的。毕竟刘据只是“不类己”而已,并不是代表他不适合做国君,况且刘弗陵刚刚出生,他怎么保证刘弗陵不会比刘据更“不类己”?

所以,其他皇子的存在是其次,对于刘据来说,那些经常在刘彻耳边嚼他舌根的人反而是更大的威胁,在这些人中,又以赵国人江充为首。

说起来,这江充也算个奇人。

江充原名江齐,他的妹妹是原赵国太子刘丹的侍妾,江充也就成为了赵王刘彭祖和刘丹的座上宾,又因为通晓医术,在赵国混得也算风生水起。可惜,好景不长,江充突然得知刘丹要杀他。

为何?因为江充知道了刘丹太多秘密。这刘丹平日里贪污枉法、荒淫无度,竟和自己的女儿、同胞姐妹通奸,委实是一个败类。随着江充在他身边的时间久了,刘丹害怕江充将他的这些龌龊事说出去,故而起了杀心。

江充得知以后,连夜奔逃,躲过了太子刘丹的追杀,逃到了长安,改名江充。而刘丹没有抓到江充,便将江充留在赵国的家人全部杀死,江充一怒之下,直接告了御状,将刘丹的事情全抖了出来。

刘彻命人核查后,证实江充所控诉的全部属实,便判了刘丹死刑。最后,赵王刘彭祖向刘彻求情,说愿派遣赵国的勇士到前线抗击匈奴,这才救了他儿子刘丹一命,只是这太子之位已然不可能再有。

江充则因此“一告成名”。

后来,刘彻好奇这个敢扳倒赵太子的江充究竟是何许人也,便命人召见了他。这一见,可谓惊艳。

只因那江充身穿他自己设计的轻薄华服,头戴纱帽,纱帽上还装饰着几根鸟羽,走起路来摇曳生姿,且江充本就身形伟岸,容颜俊秀,不失为美男子一枚,刘彻当即脱口而出:“燕赵多奇士!”



而刘彻问了江充一些问题,江充皆对答如流,第一次见面,便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后来,江充请命出使匈奴,刘彻问他有何打算?江充说:“不做打算,以敌为师,随机应变即可。”江充所言,可谓句句正中刘彻下怀。

出使匈奴归来后,刘彻给了江充一个特别的官位——直指绣衣使者。这绣衣使者特别在那儿呢?

绣衣使者的主要人物是负责督查纠错,督查的对象是全国各地的显贵,这是其一;其二呢,绣衣使者直接听命于刘彻,不被已有的官僚体系约束,除了皇帝,谁的脸面都可以不给,遇见不法之事甚至可以代天子行事,权力不可谓不大,震慑力绝对非凡。说起来,无论是名称还是职权,都与明朝时期的锦衣卫颇为相似。

而江充,正是刘彻手下所有绣衣使者中,表现最突出的一位。

多年前,馆陶长公主还未失势的时候,江充看到馆陶长公主的马车在皇上专用的车道上行走,立刻拦阻下来。馆陶长公主解释说:“是太后急于召见。”

谁知,江充根本不理会,还是坚持将馆陶长公主的马车扣了下来,并处置了馆陶长公主的随从。

我们知道,馆陶长公主刘嫖,那可是是窦太后的亲女儿、刘彻的亲姑姑兼丈母娘,地位高贵无比,刘彻都要给她三分薄面的,更何况其他人?江充之胆量可见一斑。

除了馆陶长公主,太子刘据,也在“驰道”上因为江充而栽了一回跟头。

当时,刘据派遣使者到甘泉宫向刘彻问安,那些使者驾驶马车也走在了刘彻专用的驰道上,结果就被江充发现并扣留了。



刘据听说后,就派人和江充求情,说:“我并非爱惜车马,实在是不愿意让陛下知道后,认为我平日里没有管束左右,希望江先生宽恕!”结果呢?江充依旧不理睬,径自上奏。

刘彻知道后,说了这么一句话:“人臣当如是矣!”从此对江充更加信任。而江充因为刘彻的宠信,以及绣衣使者的特权,威震京师,权臣富贵者无不惧怕被江充揪住错处。

既然如此,江充不应该更得刘据的赏识吗?怎么会是刘据的一大威胁?

坏就坏在,江充并不是真的如他所表现的那般“正直守纪”、“不畏权贵”。

赵太子刘丹是个败类,赵王刘彭祖也不是善类。因为诸侯国国相是中央朝廷任命,不利于刘彭祖在赵国专权,刘彭祖便屡屡杀害朝廷委任的国相。

而江充能与心狠手辣的赵王父子相安无事多年,对他们的蝇营狗苟了如指掌,可见与他们关系是很亲近的。如果江充真的如他表现的那样正直,早在刘丹要杀他之前,就会将赵王父子的腌臜事状告给朝廷了。

江充和赵王父子,其实就是一丘之貉。



他担任绣衣使者期间所表现的正直,就如同他初次面见刘彻时的打扮一样,是刻意为之,且别有目的,那就是迎合刘彻。

在太子刘据逐渐失去刘彻宠爱的时候,扶摇直上、得了刘彻重用和信任的,是江充;在皇后卫子夫和刘据一年都难得与刘彻见几次面的时候,常跟随在刘彻身边且极具话语权的,还是江充。

而江充,眼见刘彻日渐衰老、精神不济,已经开始谋划自己未来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