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武帝征伐史的终结

2018-11-14

时间就像验金石一样,有的人因为打磨愈来愈闪亮,有的人则反之。在刘彻反击匈奴的四十多年里,有苏武这样本来无足轻重却因为不凡的义举而闪光的人,也有李陵这样被命运颠沛磨损光芒的人,也有李广利这样本就没有真材实料最后身败名裂之人。

李广利投降匈奴之后,起初倒是十分受尊宠,不仅也娶了单于的女儿,还在短短时间内超过了常伴于单于身侧的卫律。但是好景不长,李广利的荣宠惹得卫律嫉恨非常,使了一个毒计便轻轻松松让单于把李广利杀掉用以祭天。

李广利可能至死才想到,他之所以能够得到单于的抬爱,并不是因为他像李陵那样是多么难得的人才,只不过因为他的投降是汉朝的奇耻大辱罢了!

李广利的兵败投降,无疑是刘彻对匈奴作战四十多年时间里、最大的一次失败!

从公元前133年马邑诱杀匈奴失败后,汉与匈奴正式拉开了征战不休的帷幕,我们可以看到汉朝曾取得怎样的成绩……



公元前129年,卫青与公孙敖、公孙贺和李广第一次出汉境袭歼匈奴,卫青在龙城斩首敌寇七百余人,为汉朝第一次主动出击匈奴赢得了一个漂亮的开门红。

公元前127年,第二次出征的卫青采取了“迂回侧击”的战术,将匈奴白羊王、楼烦王围困,汉军不仅活捉敌兵数千,还夺取了牲畜数百万之多,控制了河套地区。这场“河南之战”(河南指黄河之南)是汉朝第一场大捷。

公元前124年,卫青与苏建、公孙贺、李沮等人出塞六七百里,夜袭右贤王,俘虏十余名匈奴的小王以及一万五千多右贤王的部众,收获匈奴千百万头牲畜,几乎将匈奴右贤王的实力全部歼灭。

公元前123年春、夏,卫青先后两次出击匈奴,歼灭匈奴敌兵两万余人。其中,冠军侯霍去病表现优异,仅率八百骑兵斩杀了敌兵两千多人,还斩了匈奴单于的祖父。

公元前121年,霍去病开始作为反击匈奴的主将出征,歼灭匈奴浑邪王和休屠王的部队,歼敌四万余人,夺取了“河西之战”的胜利。

而后,匈奴浑邪王和休屠王率四万余部众向汉称臣,汉朝控制了河西地区(黄河以西、河西走廊地域),匈奴人为此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公元前119年,卫青与霍去病兵分两路出征,卫青俘获和斩杀匈奴敌兵近两万人,霍去病歼敌七万余人,取得了漠北大决战的胜利。

公元前129到公元前119的这段时间,是汉朝全面反击匈奴也连连取胜的一个时期。

虽然汉朝在骑兵队伍上曾远不及匈奴,但是匈奴较汉朝有一绝对的短板,那就是人口与资源。据计算,匈奴全盛时,人口也不超过两百万人,且因为每年冬季时物资紧缺,生存环境不易,故而才会在每年春、秋两季频频南下侵扰汉境。

而在这个全面反击匈奴的时期里,汉军累计俘虏和斩杀匈奴人近二十万,且俘获了大量牲畜,占据了河西、河南等水草肥美的土地,对匈奴已经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以漠北大决战为分水岭,汉与匈奴接下来进入了十多年的休战议和时期,直到公元前103年赵破奴没于匈奴,汉与匈奴的和议彻底破裂,才再次进入紧张的拉锯时期。

重新开战后,因为霍去病、卫青等老将先后去世,反击匈奴的主将就变成了刘彻一直想要推举的李广利。

李广利为主将的三次出征,第一次斩首万余,但回程时却被匈奴军追击,损失两万余,且李陵部队几乎全部没于匈奴,汉朝损失惨重;第二次作战汉与匈奴双方皆损失惨重,汉军略胜,边境恢复了六七年的安泰。

但李广利第三次出征,就因急于建攻赎罪不顾原先的作战计划,带领疲惫的汉军深入匈奴腹地,最终导致七万汉家男儿命丧大漠,几乎将漠北大决战时卫、霍两位将军的胜绩全部抹杀!

匈奴单于多么尊崇李广利,刘彻就有多么愤怒和痛心。在得知李广利兵败投降的始末后,刘彻立刻下令,诛杀李广利全族!



但是,李广利投降,是否仅仅是他个人的原因呢?李陵之降,刘彻要负主要责任,而李广利之降,刘彻也难辞其咎。

任用平庸的李广利为主将,就已经是用人上的失策。早在李广利攻打大宛时,刘彻就已经摸清了李广利的底细,故而李广利每次出征,都帮他配备了雄厚的军力和丰富的物资储备。但是,这种行为无异于将宝贵的资源交给不懂得使用和珍惜的人手里。可惜了那些战死沙场、保家卫国的战士。

且第三次出征前,汉朝刚刚经历过一场数十万人被牵连而死的巫蛊浩劫,即使匈奴人经过了一个冷冽的寒冬、物资紧缺,却远比汉朝准备充分,面对有备而来的匈奴人,汉军远征大漠,本就冒着极大的风险。刘彻不该冒进,采取主动出击的战略决策。

而刘彻拘禁李广利妻儿的举措,虽不是根本原因,却成了导火索,将李广利推向了冒险进军最终兵败的绝境。



可能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决策失误,此战之后,刘彻竟没有再发动对匈奴的反击。而匈奴国内亦因为多年征战、民不聊生,除了单于以外的所有人,都坚决反对再与汉朝开战。

刘彻登基以来,前后持续了四十四年的反击匈奴之战在此画上了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