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愈演愈烈的财政危机

2018-11-16 18:00:19.0

想要约束一个人的行为举止很容易,但是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却很难。

刘彻执迷长生不老五十载,却在一夕之间说放下就放下,简直令人匪夷所思。能让刘彻这么迅速地改变自己的观念,除非有什么比长生更重要、更急迫的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让他认识到寻仙问道的虚妄和无知。

而这个分量如此之重的问题,就是汉王朝积弊三十年的财政困难,以及因此引发的社会危机。

早在公元前123年时,汉朝因为与匈奴的连年征战就已经出现了财政困难。当时,为了充盈国库,刘彻设了“武功爵”在民间公开售卖。

卖官鬻爵确实卓有成效,让刘彻有了更多的金钱支撑接下来的几次对匈战役。但是,战争对国家的损耗远远超过国家财政收入的速度。

公元前120年,山东(崤山以东)发大水,数千家民房被淹没,很多百姓陷入饥荒。刘彻派遣使臣到各地救济百姓,将各郡县府库中所有的粮食拿出来赈济灾民,却是杯水车薪,又征集富豪、官吏和其他地方的百姓借钱粮给贫苦的灾民,依旧没能解决问题。



无奈之下,刘彻干脆将七十多万灾民全部迁徙到函谷关以西以及朔方郡以南的新关中之地,让他们在新的地方重新开始,灾民沿途所需的物资费用仍需官吏向富商贷款。

所以事实上,自从财政枯竭的问题被暴露之后,尽管刘彻用卖官鬻爵的办法解决了燃眉之急,却治标不治本,汉朝国库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尴尬境地。

再加上刘彻一直以来沉迷于求仙问道,在全国各地大肆修筑宫殿,对那些招摇撞骗的方士们投入了大量的财力和物力,都让这个国家的财政不堪重负。

因此,公元前119年卫青、霍去病漠北大决战之后,刘彻不得不放弃对匈奴的趁胜追击,反击匈奴的脚步因此暂缓。

而作为国家财政最重要的承担者,百姓们的生活也没那么轻松。

虽然汉代从高祖开国以来就一直主张十五税一或者三十税一(即征收土地收获总量的1/30)的薄税政策,但除了按家中农田的亩数缴纳税款之外,农民还要按照家中人口数目缴纳人头税,以及其他诸如“算赋”、“更赋”之类的赋税。

刨去这些必须缴纳的费用,以及日常的生活花销,农民们一年的收成所剩无几。一旦碰上诸如水灾、旱灾和蝗灾这样的天灾,生存都成了问题。



此外,汉朝全民皆兵,所有登记在户口的男丁到了一定的年纪都要服兵役,富贵人家尚可用交钱或者雇人的办法来躲避服兵役,但普通人家却避无可避。刘彻在位期间与匈奴连年征战,普通百姓亦承担着不小的压力。

与国家无钱可用、普通百姓生活拮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全国的权贵与富商。无论何时,他们从来不缺绫罗绸缎、宝马香车,在国家急需财政支持的时候尤擅于“明哲保身”。

于是,为了增加财政收入,也为了抑制商人的势力、平衡社会收入差距,一场自汉朝开国以来最大规模的财政改革被提上了日程。

以刘彻为首的财政改革部门,瞄准的目标自然是那些权贵与富商。



公元前119年,刘彻与张汤推出了白鹿皮币。我们之前曾讲过,白鹿皮币就是在一张正方形白鹿皮的边缘绣以花纹,并强制王侯、皇族进京觐见、参加祭祀、相互聘问时,都必须将呈贡的玉璧放在这种皮币之上。

而白鹿只在皇家上林苑所有,王侯、皇族就不得不从刘彻这里高价买来这种皮币。但是,这种白鹿皮币因为作价太高,不久就被废止了。

除了白鹿皮币,朝廷还推出了白金币(一种锡银合制的货币)和三铢钱以改革货币制度,最后却都因为流通之后盗铸猖獗而被废止。

尝试了这么多办法,却无一能成功。间接的财政政策施行起来屡屡受挫,最后,刘彻干脆选择了直接向商人“要钱”,这便是我们常说的“盐铁官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