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挽大厦之将倾 发轮台罪己书

2018-11-19

山雨欲来风满楼,所有事情的发生,其实都有征兆可见。

民间愈演愈烈的农民起义,就是汉朝已经濒临崩溃最直观的信号。而察觉到了这个信号的刘彻,当下唯一的想法可能就只是“希望还不会太晚”而已。

为了解决危机,刘彻认为结束他一直以来的为政方针,改弦更张是势在必行的。那么,从何处开始呢?

就从遣散方士开始。

公元前89年正月,本想亲自出海访求仙山的刘彻,因为天气原因未能如愿,而后返回了长安。

或许刘彻是想到了长安城中还有诸多任务亟待他去完成,与其在海边等着不知何时才会停止的风浪,何不回去做一些更实在的事,或许是想到用五十年时间与无穷无尽的财力只换来了虚妄的谎言,却忽视了亲人的安危与百姓的怨愤。总之,此行之后,刘彻的内心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返回长安后,同年三月,刘彻到齐郡钜定县(今山东广饶县境内)亲自下地耕田。



皇帝亲自示范耕作的举止,我们最熟悉的应该是汉文帝刘恒。文帝在位时便常常躬耕节俭,鼓励农业发展,一手拉开了文景之治的序幕。而刘彻选择了在彼时鲁地的经济中心钜定县效仿文帝之举,可以说是他想要改弦更张最初的征兆。

从钜定县返回长安时,刘彻再登泰山,举行了封禅典礼。

封禅固然是为了彰显政绩、巩固君权神授的君威,但在传说可以通神的封禅仪式上,刘彻何尝没有借其寻仙通神以求长生的私心在内。也因此,刘彻成了史上最热衷于封禅大典的皇帝,自公元前110年第一次封禅之后,这已经是刘彻第八次举行封禅。

但这一次封禅仪式之后,刘彻却下诏说:“朕自即位以来,做了许多狂妄悖谬之事,使天下人因此受累,朕后悔莫及。从今往后,凡是伤害百姓、浪费天下财力的事情,一律废止!”

在神圣的封禅仪式之后,郑重下诏否定一切劳民伤财之事,此时,刘彻想要改变为政方针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故而,当时有人对刘彻说:“很多方士一直谈论神仙之事,却都没什么效果,请求陛下将他们全部遣散。”

刘彻只回了他一句话:“你说得对。”随后,便将所有方士一律遣散。

不要小看一个遣散方士的举动,这一方面说明了,刘彻对于所谓的长生不老已经有了清醒的认知,这是秦始皇一生都没能做到的;另一方面,刘彻同样清醒地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故而,想要拨乱反正,先从砍掉他自己身上的问题开始。

但是,刘彻没想到的是,有人没有接收到他的信号,这个人就是桑弘羊。

六月,桑弘羊等人联名向刘彻上书说,请求扩大在西域轮台附近的屯田和渠犁的规模,征调青壮年和勇士前往垦荒灌溉,以确保中西商路的畅通。

在西域移民屯垦是汉朝一直以来为了巩固边防而采取的措施,倒不算什么新鲜稀奇的事儿,而刘彻此次不仅没有采纳桑弘羊的意见,还斥责了联名上书的桑弘羊等人,不仅批评了桑弘羊等人,还在天下人面前公开指出了自己的错误,明确表示先前的政治战略的失策,以及今后要调整的方向。

“最近有人请奏派兵到轮台屯田,轮台在车师国以西一千多里,过去汉将去攻打车师,沿途饿死的就有数千人,何况再往西呢?

过去是朕一时糊涂,听信一个叫弘的军侯说,匈奴人将马匹四蹄捆住,从城上扔下去,还说‘秦人(汉朝人),我给你们马匹!’朕让人占卜,匈奴人这般挑衅的行为是吉是凶,所有卦象都显示匈奴人此举为不祥。

而匈奴人扣留汉使不让汉使回朝,朕便派遣贰师将军征伐匈奴,都是为了维护汉朝和汉使的威信!结果最后的事实,却与卦象完全相反,汉军或战死,或被俘,或逃亡,每念及此,朕深感悲痛!

当今之务,在于禁官吏之苛暴,废止擅自增加赋税之法令,全力务农,对为国家养马者要免其徭役赋税,补充这些年战马的损失,不使国家军备短缺即可。

各郡国两千石的官员都要做一份关于当地畜养马匹和补充边备的计划,与当地汇报人口和政绩的文件一起递呈上来,进京奏对。”

这便是有名的“轮台罪己诏”,这也是刘彻自登基以来第一次在全天下的子民面前公开承认自己为政方针上的错误,以及今后要从“攘外”转为“安内”的计划和决心。

对于一个人来说,承认错误尚且不易,又何况是君无戏言的一国之君呢?然而,汉武帝刘彻做到了。从这份魄力就能明白,刘彻能成为中国历史甚至世界历史上有影响力的君主,并不仅仅是时代的机遇和现实的偶然。



而且,刘彻并没有光说不做假把式,在罪己诏之后还做了几件事。

一是将数月前向他进言遣散方士的人提任为丞相,并封其为富民侯。

这个人就是田千秋,也正是此前在刘彻还未公开赦免前太子刘据的时候,借托梦之由为刘据伸冤上诉的人。

而田千秋成为汉朝历史上第一个仅凭一句话在短短几个月内拜相封侯的人物,引得众人为此暗自咂舌,毕竟,这比当初打破陈规、以布衣之身拜相封侯的公孙弘还要传奇。但是要说田千秋有什么过人之处的话,也不过就是为人敦厚、尽忠守则罢了。

殊不知,刘彻看中田千秋的就是田千秋的敦厚与守则。

虽然刘彻已经对寻访长生不老之事抱有怀疑,但田千秋却是第一个点醒刘彻要遣散方士的人,也是少数的在他还未公开赦免前太子时敢为太子说一句公道话的人。

君子有所为而有所不为。有些事,即使田千秋不说,刘彻也未必会怪罪,但敢于讲该讲的话、做该做的事,刘彻便认定田千秋是可以委以重任的人。

而封田千秋为富民侯,“富民”二字即有“大安天下,富实百姓”之意。就如同当初封张骞为博望侯,将赠与刘据以让他广结宾客的院落命名为“博望苑”一样,一个名称的背后,是刘彻的期许。



第二件事就是任用赵过为搜粟都尉。赵过精通轮耕保持田力的代田之法,又在农具的改良上很有造诣,他上任之后,将这些技术都推广到百姓当中,使老百姓受益不少。

除这两件事之外,刘彻在其余诸事上都一改以往的作风,将繁重的赋税徭役转变为轻徭薄赋,对外的军事扩张转变为战略防御,从垄断财利转变为鼓励民生……刘彻想要的改革就这样有条不紊地进行了下去。

至于这么做的影响,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了,那就是在刘彻大改治国方略之后,民生得以休息,民心被安抚,汉朝终于悬崖勒马、没有走上秦朝灭亡的老路。

而刘彻的千古第一认错书,以及其知错即改的态度,在千古之后仍警醒着后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即使获得了至高的权力和地位,民心一直都是一切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