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钩弋夫人之死

2018-11-20

《礼记》中说道:“张而不弛,文武弗能也。弛而不张,文武弗为也。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

刘彻前五十年忙于对内改革和对外扩张的为政方略,犹如将这个国家的琴弦拉到了最紧绷的程度,几欲崩裂。好在,及时的放缓和松弛,终于让岌岌可危的西汉王朝得以保全。

接下来摆在刘彻面前的问题,就是国家继承人的人选。



刘彻共有六子,从长到幼分别是前太子刘据,齐王刘闳,燕王刘旦,广陵王刘胥,昌邑王刘髆与幼子刘弗陵。刘据因巫蛊之祸而死,齐王刘闳十八岁便已去世,那么,有缘皇位的皇子们便只剩下了四位。储君之位会花落谁家呢?

昌邑王刘髆率先出局。因为他母亲李夫人早早去世,他那舅舅李广利投降于匈奴人,这便断了他继位的所有可能。

接着被判否决的是燕王刘旦。燕王刘旦本是剩下四位皇子中最年长的,且“能言善辩,广有谋略”,好结交游侠武士。不过,这刘旦聪明反被聪明误,以为自己必是储君的不二人选,便向刘彻请求说,让他离开封地、进京宿卫,对太子之位的觊觎昭然若揭。

此举不出意外地让刘彻生了厌,刘彻说:“生子应置于齐鲁之地,以感化其礼义,放在燕赵之地,果生争权之心。”

而后,经刘彻一番调查,多发现刘旦在封国内藏匿逃犯、违章乱纪之事,刘彻便直接削了刘旦三个县以示惩戒,燕王刘旦也就此出局。

而广陵王刘胥虽勇武壮健、力能扛鼎,却和刘旦一样被刘彻发现有诸多行为失矩之处,也被刘彻排除在外。

如此一来,便只剩下钩弋夫人之子刘弗陵了。

对这位十四个月方才出世的皇子,刘彻本就偏爱有加,而长大后的刘弗陵,不仅身强体健,还聪明多智,颇得刘彻欢心。刘弗陵,一直是刘彻心中除刘据之外最佳的储君人选。

唯一的问题是,刘弗陵只有六岁,如何以尚羸弱的肩膀担起一国之重任?

在刘彻看来,这不是问题。因为刘彻可以像当初景帝为他做的一样,提前为自己的继承人铺路,斩除一切隐患。

公元前88年某一天,刘彻与钩弋夫人在一起时,突然对钩弋夫人大发雷霆,也不知钩弋夫人是犯了什么错,刘彻竟命人将钩弋夫人拉下去,遣送到掖庭狱。



钩弋夫人卸下了头上所有簪钗,连连磕头,泣不成声,请求刘彻的宽恕,刘彻却一改先前对她的宠爱有加,只冷声道:“快走!你活不了了!”年仅二十一岁的钩弋夫人,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处死。

不久后,刘彻闲来无事时问身边的人,外面对钩弋夫人之死怎么说?

有人大胆问刘彻,既有意立刘弗陵为太子,为何却要杀他的母亲呢?刘彻说:“主少而母壮,必然生祸乱,汝不闻吕后邪?”

杀死钩弋夫人,便是刘彻为刘弗陵斩除的第一个隐患。

有吕后把持朝政的历史教训在前,以及自己登基后曾深受窦太后掣肘的经验在后,刘彻深知“主少而母壮”的威胁。

那么,刘彻又为何如此肯定钩弋夫人一定不值得托付?

因为巫蛊之乱。

江充与苏文等人发动巫蛊之乱,就是为了推翻刘据以保自己后路无忧,但是汉朝终究还是会有新的继承人,他们如何保证新的继承人不会对自己下手?早在发起巫蛊之乱前,江充之流就已经谋定了以后可以为自己保驾护航的人选,这个人就是刘弗陵。

刘弗陵得刘彻偏爱,极有可能成为新的继承人,且刘弗陵年幼,背后的钩弋夫人也没有大的家族可倚靠,他们母子是极方便他们控制的最佳人选。如若刘弗陵继位之后钩弋夫人仍然在世,身居太后之位的钩弋夫人被他人谗言所惑,将成为大汉朝最大的危机。

所以,在刘彻看来,钩弋夫人非死不可。她的年轻,以及她即将会获得的权力,就是钩弋夫人最大的原罪。



当然,钩弋夫人的死仍然很冤,因为以上所有可能因钩弋夫人而起的祸患,终究还只是刘彻的猜疑。

即使刘彻的决策在维护汉朝统治的大方向上是有利的,但依旧摆脱不了冷血和残酷的本质。

就像当初周亚夫的死一样,是当权者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利用权力之便践踏蝼蚁一般、不能主宰自己性命的他人而已,而这也是那个时代必然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