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尊严之上 向死而生

2018-11-27 09:40:07.0

汉武帝如同司马谈一样,都是给司马迁的人生留下了深刻烙印的人。如果说司马谈是为司马迁指引了人生的方向,那么汉武帝刘彻便是使司马迁涅槃重生的人。

还记得公元前99年时,汉将李陵率领五千步兵深入大漠,却意外遭遇匈奴单于的主力,在八万匈奴骑兵的围攻之下,李陵以身诱敌,最终假意投降以待时机。

当李陵投降的消息传回大汉朝堂的时候,满朝文武几乎都在谴责李陵投敌,唯有司马迁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

“李陵对长辈孝敬,对朋友仗义,一直志在报国,此次仅率五千步兵深入敌人腹地,虽然打了败仗,却也杀了那么多匈奴人,足够向天下人交代了。他之所以投降,说不定是想要找机会将功赎罪。”

言下之意,一是李陵以寡敌多,虽败尤胜,二是李陵或许不是真的投降,在没有完全确认前,不该只看表象。站在如今的角度来看,司马迁其实就是给了一个他认为客观的分析而已,然而就是这个“客观”惹怒了刘彻。

因为在李陵之前出师的贰师将军李广利,伤敌一万、自损两万,司马迁说李陵“虽败尤胜”,岂不是就是在说李广利“虽胜尤败”?于是,就因为这几句疑似污蔑李广利的话,司马迁就被盛怒的刘彻打入监狱,交给廷尉审理。

汉朝刑狱之恐怖,令人不寒而栗。入狱之后的司马迁,亦没有逃过狱吏的严刑“审讯”:“交手足,受木索,暴肌肤,受榜箠,幽于圜墙之中……(司马迁)见狱吏则头抢地,视徒隶则心惕息”,但是,司马迁始终不曾认这“诬谤”罪,因为一旦认罪,便永世不能翻身。

这个时候,因为不愿为李陵之事惹祸上身,朝中众臣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向刘彻说句公道话,自始至终,只有司马迁一人。

但更让司马迁绝望的是,大概一年之后,李陵竟然真的投降了!据说刘彻特意安排了公孙敖去匈奴解救李陵,没想到却打听得知李陵在为匈奴人练兵,投敌之事,确凿无疑,而狱中的司马迁,因此直接被判了死刑!

被判死刑,有两种选择可以逃过:一是用钱赎罪,当年苏建、李广、张骞等人都曾因为作战不利被判罪,最后以钱赎罪,逃过一劫。但是身为太史令的司马迁,根本拿不出五十万钱用以赎罪,也没有朋友愿意出来相救。

那便只有第二种选择,用腐刑代替死刑。

狱中的司马迁很难想通,自己只是说了该说的话,为何竟落得如此地步?天子不愿宽恕,朋友也无人援助!难道自己真的要命绝于此?生死事小,可父亲大人的遗命和那本史书……又该如何?



如若不死,难道真的要接受腐刑吗?

遭受腐刑,污及先人,乃奇耻大辱,大丈夫立身天地之间,岂可受此侮辱!

这一刻的煎熬,比死还令人难受。想到家中的孤儿寡母,想到父亲临终前握着自己的手以及对自己的嘱托,想到已经完成了一半的史书,司马迁不甘心……

周文王被拘禁后推演出《周易》的六十四卦,孔子受困回来后开始编写《春秋》,屈原被放逐后才创作了《离骚》,左丘明失明后还能写出《国语》这样的著作,孙子被砍断双脚后编撰了兵法奇书,韩非被囚禁于秦国也能写出《说难》等文章,韩信为了“大谋”可以忍受胯下之辱……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属于他的使命还未完成,他不能死!



司马迁最终还是选择了腐刑。

然而据史籍记载,临刑前,他“面无愠色”。

公元前96年,刘彻大赦天下,在狱中待了三年、受尽凌辱的司马迁,也终于重见天日。此时,陪伴司马迁一起跨出监狱的,除了满身伤痕,还有他在狱中写的一摞摞竹简,那本史书,也已经完成了一大半。

出狱之后,司马迁再次被刘彻任用,却是宦官才可以担任的中书令。在旁人看来,这个朝位比丞相还高的职位可谓荣耀,但对于司马迁来说,却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更容易唤起他被迫害的回忆,无异于遭受第二次折辱!但为了能够继续查阅宫中典籍,司马迁只能选择忍耐,此后再不愿过问其他任何事。

直到公元前91年,全书终于完成,共一百三十卷,约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记载了从上古传说中的黄帝时代(约公元前3000年)到汉武帝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共三千多年的历史。这本司马谈酝酿了一辈子、让司马迁历经磨难而不悔的史书著作终于完成,《史记》诞生了。



而司马迁亦在《史记》诞生后不久,安详离世。

早在讲述苏武的故事时,我们便曾讲过,生与死是每个人绕不过的话题。人们常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但对有些人来说,活着却比死还要难受。司马迁生前曾在给同僚任安的一封信中写道,即使出狱之后,他每每回想起在狱中所受的耻辱,冷汗立刻浸湿后背的衣服,坐卧难眠,因为屈辱而生不如死。

但是也就像司马迁自己所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了实现理想,粉身碎骨又有什么可怕的呢?毕竟,总有一些东西,比死和尊严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