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无功受禄 心能安否?

2018-11-27

汉景帝时,有一个赫赫有名的“万石之家”,这家人从父亲到四个儿子,都在朝中担任两千石的高官,一家人的俸禄加起来刚好是一万石,故而被称为“万石之家”。

当时,官员俸禄都按照“石”计算,但只有位列九卿的官员才有两千石的收入,九卿之下的官员大多只有几百石甚至不足百石的收入,一百石的收入在当时只能勉强保持温饱,两千石的收入便称得上大富之家。

那么,这个父子五人都能担任两千石高官的“万石之家”,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今日,我们便讲讲这“万石之家”。

当年,高祖刘邦还在与项羽楚汉争霸时,有一个叫石奋的小吏跟随在刘邦身边,因行为恭敬被刘邦赏识,其姐姐被刘邦纳为美人,自己也被拔擢为刘邦身边的近卫。

后来,刘邦建国不久后去世,汉朝又经历了惠帝、文帝和景帝几朝,曾经的小官石奋到了景帝时,一路升迁至两千石的高官,更为奇特的是,石奋的四个儿子——石建、石甲、石乙、石庆——也都在朝堂中做了两千石的高官,一家人的俸禄加起来便是一万石。



景帝便戏谑称:“石君和四个儿子都是两千石的高官,干脆就称为‘万石君’吧!”“万石君”石奋和“万石之家”的名号由此流传开来。

但是,石奋其人,一无才学,二无勇力,他是凭借什么一路升迁的?

第一,便是石奋的恭敬谨慎。我们知道,霍光多年为官向来很谨慎,但是比起霍光,石奋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景帝末年时,石奋因年老退休,但在朝廷举行盛大典礼时,他仍会作为大臣来参加。经过皇宫门楼时,石奋一定要下车疾走,表示恭敬,见到皇帝的车驾,石奋必定会手扶车轼以表敬意。皇帝有时赏赐食物送到石奋家,石奋必定要磕头跪拜之后才会弯腰低头去吃,就如同皇帝在他面前时一样恭敬。

与此同时,石奋还十分注重家教与子女的孝顺。

有一次,担任内史的小儿子石庆醉酒回家,经过闾里的门忘记下车,石奋得知之后便不肯吃饭,吓得石庆和全族的人都赶忙袒露上身来请罪。

石奋才责备说:“你身为内史,进入里门时,父老乡亲都会回避你,但是你却不能不知约束自己,让自己举止散漫,失了身份!”从此以后,这石庆每次经过里门都会匆匆下车赶回家。

正是因为这份恭敬谦卑和以孝治家,让当权者们对石奋赏识有加,石奋因此成为闻名西汉各郡县和各诸侯国的“万石君”。

石奋的儿子们也因为孝顺谨慎得以入仕,石奋的小儿子石庆,更是做到了汉武帝时期的丞相一职。

人人都知道汉武帝的丞相不好做,石庆却做了整整九年的丞相,最后平安卒于任上。石庆凭借的是什么呢?

首先自然还是因为其闻名在外的家教和谨慎的作风。

有一次,刘彻问石庆皇帝的车驾是几匹马,这石庆竟跑到车驾前,拿着马鞭开始点数:“一,二,三,四,五,六。回陛下,共有六匹!”这般小心谨慎,非一般人可以做到。



但是,在万石君家人的谦卑谨慎中,我们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比如,石奋作为一家之长,每次见到已成年的子孙,都必定要穿戴整齐,当见到已经做了小吏的子孙时,还要穿上官服接见他们,不肯直呼他们的姓名,以提醒他们在朝为官要谨言慎行,随时注意身份。

在面对最亲近的家人时,石奋仍会以职位和身份约束自己,忌惮太多,谨慎太过,便多了些故意的成分,少了几分真心与真性情。而石庆肖似孩童般为马匹点数的行为,更让人觉得做作和虚伪。

也因此,时时害怕越雷池一步的万石君一家人,在职期间最大的作为,便是没有作为。但是,丞相是三公之一,文官之首,石庆如果一点作为都没有,怎么在朝堂上站稳脚跟?

事实上,刘彻压根不在乎石庆是否有所作为。

公元前107年,关东地区因为天灾导致两百万人流离失所,匈奴全盛时的人口数目大概就是两百万人,这么多的流民立刻引起了刘彻的重视。

当刘彻问石庆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时,石庆竟说:“将所有流民迁徙至边疆去,以此来惩罚他们。”流民,不是乱民,若真的按照石庆的建议来安置这些流民,只怕早在那时,刘彻的江山便已不保。

果然,刘彻听闻此言之后,直接让石庆休病假回家了。害怕被追责的石庆,连忙递上辞呈,表示自己无力胜任丞相一职。

谁知,刘彻竟没有批准,说:“正值社会动荡、社稷危难之时,你却想要辞去职位,你想要把责任推给谁呢?”此言一出,石庆话都不敢多说一句,只好继续做着他的丞相。

刘彻为何还要坚持任用石庆为丞相?难道他会看不出石庆的“无能”?

当然不是。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在那个时候,丞相早已不是汉朝政坛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了。石庆担任丞相时是公元前112年,彼时,汉武帝为了削弱丞相权力而组建的“内朝”已经形成,丞相早已没有多少决断权,在刘彻这里,丞相之位不过是个摆设而已。



所以,石庆的小心谨慎,再加上他的无能,恰合刘彻的心意,这也是石庆能在丞相之位上保全其身的根本原因。

但在,石庆身居丞相之位九年,他的子孙中从小吏升到两千石高官的就有十三人,由此可见,石庆并非如他表现得那样“无能”,在某些事情上,倒是颇有手段得很。

无才也好,无勇也罢,最怕的便是一个人无德。无德之人,必会酿成大祸。

公元前91年,前太子刘据因被江充诬陷使用巫蛊,情急之时求教自己的老师石德,石德害怕太子被刘彻定罪之后,自己也难逃一死,故而向刘据提出了发动兵变之建议,将太子刘据推向了万劫不复之境地。

这石德,正是石庆的儿子,万石君石奋的孙子。

万石君一家人,因谦卑恭敬的“礼仪”而受赏识,但“礼仪”本是人因为发自本心“礼让”,才会在“仪式”上表示对人尊敬,在“仪式”上做得再好,却没有“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的真心,终究只是因为害怕失去外在的物质利益而作秀罢了。

一旦遇到像巫蛊之祸这样的考验,其本性立刻显露无疑,经不起半分考验。

而像“万石之家”一样空有其表、尸位素餐的人,与奸佞又有什么差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