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了却君王天下事 赢得生前身后名

2018-12-25

凭借对朝政的完全把控,霍光将其妻子霍显毒害许皇后一事掩藏了下来,在霍显以及所有受他荫蔽的人眼里,霍光几乎是帝王一样的存在——只有霍光不想做的,没有霍光做不到的。

但是,即使是曾经的汉武大帝刘彻,人生亦有遗憾,霍光又怎会如他们所想的那样无所不能呢?

仅仅两年之后,死亡的难题便降临到了霍光的头上。彼时,霍家上上下下无不担心病重的霍光就此离去,也担心他们会就此失去庇荫。

但在生老病死的真理面前,一切担忧,都是枉然。

公元前68年,在刘病已继位第六年的时候,一代权臣霍光因病离开了人世。

从许平君被毒害到霍光去世的这三年间,汉朝内外发生了许多事情。

比如匈奴因为被西域多个小国围攻而人口锐减,国力较之从前更加衰弱,暴虐荒淫的广川王刘去被人告发杀人烹尸而被刘病已流放,还有汉武帝唯一在世的儿子、广陵王刘胥终究忍不住谋反等等。

但还有许多事情似乎与从前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化。

比如,霍光的女儿霍成君还是被送进皇宫,做了刘病已的皇后且备受宠幸,霍光的儿子霍禹被任命为右将军,霍光过继给霍去病的孙子霍山被刘病已封为列侯以祀奉霍去病的香火等等,总之,刘病已对包括霍光在内的霍家人一如既往地尊重和谦让。

而霍光死后,刘病已不仅与上官太后亲自前往灵堂祭悼,还命令负责修建霍光墓事宜的臣子,将霍光的葬仪比照开国功臣萧何,最终以皇帝级别的规格将霍光风光下葬,同时下诏免除霍光后代子孙的赋税、徭役,并且让他们继承霍光的食邑、爵位,世世代代,永远不变。

自古及今,只怕没有几个臣子能有霍光这般的荣耀了。

那么,霍光一生中的种种作为,是否对得起他生前死后获得的这些荣耀呢?


在辅佐汉武帝刘彻的二十年间,霍光并无什么特别让人印象深刻的建树,我们可以将这段时间略过不计,就从霍光辅佐孝昭皇帝刘弗陵讲起。

刘弗陵登基之初,是汉朝近几十年间最危难的时期,因为汉武帝晚年遗留的社会问题没有被完全解决,汉朝政权岌岌可危。

而霍光从辅佐刘弗陵开始,亦或者说从他实质掌权开始,对汉武帝晚年修养民生的政策一直坚定不移,贯彻到底,对匈奴亦是和亲的态度为主。

在这样的政策之下,汉朝明显得到了很好的恢复,在汉武帝晚年曾与统治者产生尖锐矛盾的农民逐渐被安抚,社会秩序井然,生产力逐渐恢复,农作物丰收,粮食作物的价格也逐渐下降,百姓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明显提升,且没有了战乱之忧愁。

但同时,在看到匈奴日渐衰落、不敌的同时,霍光也会积极抓住时机,打击匈奴以及其他怀有不臣之心的民族,安定汉朝边境。

作为辅政大臣,霍光在维护汉朝江山社稷上确实功不可没,这是不可否认的。


但是,有一个问题却始终围绕霍光、让他不得摆脱,那就是霍光维护的是汉朝的江山社稷吗?亦或者,这个江山社稷,还是不是刘姓的汉家江山?

汉武帝临终赐予霍光一幅《周公辅成王图》暗喻让霍光效仿周公,但霍光自成为顾命大臣开始直至他去世,整整十九年时间,从未放权。

在刘弗陵成年之后,霍光对刘弗陵私生活大加干涉;刘弗陵去世之后,擅自废立刘贺;迎立刘病已为帝之后,包庇其妻子霍显谋害许皇后……

霍光的这些所作所为,确实与我们最初所说的“霍光辅政,可谓忠矣”已经相去甚远了。

毕竟,在刘弗陵、刘病已都是成年人的情况下,还将朝政把持在自己手内,让他们做傀儡皇帝,并且对皇帝的人生干预如斯,这都不是为人臣子该做的事情。

但是,我们也必须承认,霍光确实有许多让他觉得必须这么做的理由。

比如为了治国政策的有效实施,为了提防上官桀、桑弘羊等人的加害,比如一旦放下对权力的掌控之后,他和霍氏家族可能遭遇的打击报复等等。

这些出于对自己以及对大汉江山安危的担忧,让他的许多行为都可以得到理解,理解他的无奈和不得已。

在他的心中,或许从未忘记过他从那位君王手中接过的重担,以及因此而生的荣辱感和责任感吧!


幸运的是,即使霍光生前、身后都极具争议,树敌无数,他还是凭借安定社稷之功绩落得一个很不错的结局,赢得了刘病已赋予他的高规格的葬礼,意即对他的功绩的肯定。

但让人觉得可悲的是,因为霍光的包庇和纵容,霍光的家人和亲信亦在这场权力的游戏中不可自拔,深陷其中。

霍光可以因为治国之功得以善终,他们可以吗?他们这些人的功劳足以抵消他们犯下的罪孽吗?

我想我们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水满则溢,月满则亏,春耕夏种,秋收冬藏,万物皆有因果循环。

霍光已经离去,从今往后,汉朝,刘病已,霍家,还有许许多多仍身在权力漩涡的人,他们,将会走向什么样的方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