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谋定后动 魏相之策

2018-12-25

从秦末到刘病已继位,仅仅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我们便见识了许多“忍常人所不能忍,成常人所不能成”的先例。

时间略远的,有高祖刘邦在蜀地隐藏锋芒,东山再起,与西楚霸王项羽逐鹿天下,后有张良为无礼老者取履却得黄石公赐书《太公兵法》,亦有韩信隐忍胯下之辱从而成就一生未尝败绩……

近一点的,汉武帝刘彻初继位那几年在窦太后的权势下蛰伏,如今的皇帝刘病已面对霍光的大权亦采取了隐忍的态度,才终于顺利执政。

“忍”字头上一把刀,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必然也是因为心中有常人不敢想、不敢做的事。

我们昨日讲到的魏相,亦是如此。初时,魏相仕途多舛,几经挫折之后他却没有气馁,选择了收敛锋芒、重新打拼,终得刘病已的赏识。

而魏相的目标却不止于此,在被刘病已提拔为御史大夫之后,魏相心中又开始规划新的宏图。这个魏相隐藏了多年不发的宏图,就是铲除权大根深的霍家。

看到这里是不是有点疑惑?魏相为何会矢志打压霍家?难道只是因为霍家在朝堂中人多势众?

其实,若霍家中人人都尽忠守则也就罢了,但是并不是人人都像霍光一样,以治国为先,比如霍光的妻子霍显。

所以,身为臣子的魏相,想要让大权回归刘病已手中,让国家社稷不再为外臣掌控,是绝对可以理解的,而这,也是刘病已日夜所想。

不过,刘病已势单力薄,直到霍光去世后才开始亲政,魏相也足够小心,霍光去世后才亮出了他的计谋。


公元前68年,霍光去世仅仅几个月之后,魏相接连向刘病已秘密上书两封——

在第一封上书中,魏相说道:大将军霍光刚刚去世,大将军、大司马之位悬空,未免引起争端,须尽早任命官员。

顺便,魏相也提出了他认为合适的人选,即张汤之子、现任的右将军张安世。

魏相这个建议,与刘病已的想法不谋而合。随即,刘病已便下诏,宣布张安世为新任大司马、大将军。

但是,这个任命却教张安世愁得欲哭无泪。

因为谁人不知,张安世乃是霍光一手提拔起来的人、是霍光的左右手,张安世的孙女还嫁给了霍家外亲,张家与霍家是一艘船上的。

如今,因为霍光的关系本应继续备受荣宠的霍家子弟,在霍光去世之后却没有得到大司马、大将军之位,反而让张安世抢了先,此举分明是在给霍家不痛快。

所以,这便是魏相第一封上书所提建议的目的——制造隔阂,离间张霍联盟。

而明知这不是一件好差事的张安世,就像是当年被刘彻任命为丞相的公孙贺一样,连连拒绝之后却还是要无奈接受,被刘病已加拜为大司马、车骑将军,兼任尚书事。

当然,为了不让张安世一人独大,几个月后,刘病已又以减少战争、徭役为由解散了张安世手下的一支屯戍部队,此举亦有撤掉其手中一部分兵权的目的在内。


魏相的第一封上书是“拉张打霍”,而第二封上书的内容则是请求“直接削权”。

在这封上书中,魏相说得很中肯:霍氏一门骄纵,恐渐渐难以控制,设法削弱他们的权势,以巩固皇家的万世基业,也是保全了功臣的后代子孙。

刘病已看过之后,很是赞同,随后便立刻封了魏相为给事中,并决定采纳魏相的全部意见。

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魏相与刘病已两人实施的针对霍家的措施,都只是“温水煮青蛙”罢了,即先从不紧要的地方开始,以免打草惊蛇。

只是,这第二封上书的内容还未完全实施,霍家的人便已经有了警觉,察觉了霍家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