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山雨欲来风满楼

2018-12-27

从刘病已登基之后,他对霍家采取的态度一直都是“隐忍”两字,唯有两件事可以算作是他最有主见的,一是立许平君为皇后,再是为武帝立庙乐以为自己正名。

除此之外,刘病已对霍光乃至霍氏一族几乎已达到了卑微的态度。但即使如此,却并未得到霍家的半分礼让,甚至还让自己的发妻许平君死于非命。

而毒害了许平君的元凶、霍光的妻子霍显,却因霍光的包庇至今逍遥法外。

接下来发生的、让霍家遭遇灭顶之灾的事情,也几乎都因她而起。

原本,按照魏相的想法,对付霍家只需削权即可,还能保全霍光这位功臣的子孙后代。

但是这个计划尚未实施,魏相与刘病已的动作却已经引起了霍家的警觉,准确的说,是引起了霍显一个人的警觉。


让霍显察觉到危机的有两件事,一是公元前68年,魏相被刘病已加官给事中。

魏相被加官给事中为何会让霍显察觉不妙?

这就要说起霍家与魏相此前的一次纠纷。

有一次,霍、魏家两家的奴仆在路上碰到了,因为争夺道路双方生了冲突。但是,霍家的奴仆竟因这点小事闯到魏相工作的地方御史府。

当时,魏相不在,御史府的一名官员见霍家那些奴仆不依不饶,直欲踢门而入,又知霍家得罪不起,竟当众向那些奴仆叩头道歉才了事。

如果说闹事的是霍家的纨绔子弟倒也说得过去,但是区区几个奴仆,竟让御史府的官员如此低声下气,可见霍家势大、名声在外,就连仆人都敢如此嚣张。

霍显得知此事后,也没放在心上,更别提让人去向御史府的人登门道歉。


但怪就怪在,受此奇耻大辱之后,身为御史大夫的魏相竟也什么反应都没有,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一样。

随后不久,魏相被刘病已加官给事中。我们曾说过,霍光曾为了提拔杜延年,特意将其加官给事中,因为给事中乃是内朝官职之一,也就是皇帝身边的“肥差”,被加封此职位,即意味着今后成为皇帝身边的重臣,前途无量。

与霍家有过节的魏相成为皇帝身边的亲信,霍显怎能不警惕?

而随后发生的一件事,更让霍显清晰认识到了霍家即将有“失宠”的危机,即刘奭被立为太子一事。


公元前67年,刘病已立刘奭为太子,而这刘奭,便是已故皇后许平君的儿子。

霍显听闻这个消息时,据说气得饭都吃不下,还吐了血,说:“刘奭是皇上平民时生的儿子,怎能立为太子?刘奭被立为太子,难道皇后将来生了儿子,反倒只能做诸侯王吗?”

欲壑难填,说的就是霍显这样的人吧!

霍家家大业大,霍显却仍旧希望自己的女儿成为一国之后;毒害许平君、让霍成君顺利成为皇后之后犹不满足,仍旧觊觎着未来的皇帝之位。

在欲望的驱使下,霍显决定再次下手,毒杀太子刘奭,就如同当年要搬走许平君这个“绊脚石”一样。

在霍显的计划里,刘奭今年才七八岁,霍成君只要随便找个由头将他召过去,引诱小孩吃点东西,此事还会像当年许平君之死一样不被人察觉。

但让她失望的是,刘病已竟在刘奭身边安排了许多下人,凡是刘奭要入口的食物,皆需这些下人先品尝试毒,因此,霍成君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下手。

刘奭幸运地没有重蹈其母亲许平君的悲剧。


但是这背后还有更引人深思的,那就是刘病已的心思。刘奭为何能受到刘病已如此周密的保护,是巧合吗?

想来不然。

若是刘病已很早就因为担忧许平君母子的安危而严防有人会向他们下毒手,那么许平君也不会惨死。

那便只有一种可能,许平君去世后,刘病已便知道了她被毒害的真相,所以此后才会如此尽心尽力地保护刘奭。

这其中也不免有他对心中挚爱的歉疚和补偿。

何来的歉疚呢?不仅仅是因为未能保护自己的挚爱之人,更是因为刘病已虽然对其中那些见不得光的事了然于胸,可面对霍家的势力,刘病已只能将所有的悲伤、痛苦和愤怒藏匿起来,为了社稷,隐忍是他唯一的选择……

然而这杀妻之恨,埋在刘病已心中已足足四年!这四年间,所有的痛恨和耻辱都化作了护佑刘奭的屏障,毕竟刘病已知道,霍家的目的,便是这太子之位,或者说,是这至高无上的皇权!

魏相被辱,如何忍?

霍家猖獗,怎能容?

等待霍显以及霍家所有人的,将是他们在穷尽奢靡、枉害无辜时从没想过的因果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