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疾风携雨来袭 霍家阴谋叛变

2018-12-27

《左传·襄公》中曾言,祸福无门,唯人所召。

霍光去世之后,霍家之人犹不自危,反而比从前更加嚣张,既如此,霍氏一族接下来所面临的打击,几乎都是意料之内的。

公元前67年,刘病已在短短几个月内,突然下达了多条诏令:

霍光的女婿,度辽将军、未央卫尉、平陵侯范明友,调任为光禄勋,后又将其度辽将军的印信和绶带收回,只担任光禄勋一职;

原大司马张安世被改任为卫将军,以及未央宫、长乐宫两宫的卫尉;

新的大司马改由霍光之子霍禹担任,但是却不让他戴照例应该戴的大官帽,而是戴小官帽,且不颁给他印信、绶带,同时撤销了霍禹以前统领的屯戍部队和官署;

霍光的大女婿,长乐卫尉邓广汉,调任少府;

霍光的二女婿,诸吏、中郎将、羽林监任胜调出京师,任为安定太守;

霍光另一女婿,散骑、骑都尉、光禄大夫赵平,其骑都尉的印信和绶带也被收回;

霍光的孙女婿之一,中郎将王汉调任武威太守;

霍光的姐夫,光禄大夫兼任给事中的张塑,调出京师,任蜀郡太守。


霍氏家族的人接连被刘病已从重要岗位上调离,霍禹虽然被任命为大司马,却只是没有实权的虚名。

刘病已这一连串动作,直将霍家的子弟们轰炸得晕头转向,怎么……怎么突然就变天了呢?

毕竟,大司马、大将军霍光风风光光的葬礼还历历在目,这才过了一年的时间,皇上对霍家的态度怎么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在霍禹、霍山、霍云等霍氏子弟聚在一起感叹人走茶凉的时候,同样被刘病已这一番动作惊得坐立难安的霍显终于不得不将事实告知霍禹等人:

“外面传的‘霍家谋害许皇后’一事,不是冤枉,确是事实!”

到此时,霍禹等人才终于明白,为何霍家会遭逢如此剧变!

原本,在他们看来,尽管刘病已身带皇室血统,但没有霍光的推举,皇位怎么可能凭空落到他这个堪比平民的皇曾孙头上呢?

但是,若是刘病已听到‘霍家毒害许皇后’的传闻,怎么可能再信任霍家,那么刘病已将霍氏家族的人都贬斥放逐的举动,便想得通了。

更让他们担忧的是,当下‘霍家毒害许皇后’的消息还只是暗中流传而已,未见刘病已下令调查,若皇上真的将此事揪出来彻查,霍家必遭严惩!

到那时,可不是丢几个官的事情了,只怕霍家上上下下几百人的性命都难保!

已经做过的事情他们没办法抹杀,但前方却只有一条死路,霍家该怎么办呢?

就在霍禹等人焦虑难安的时候,霍云的舅父李竟有一名为张赫的好友提出了一个建议——

既然刘病已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霍家,霍家何不将这个根基不稳的皇帝推翻下去?就像曾经废黜刘贺一样。


张赫此言,就像是一根导火索,将霍家中人已经暗藏在心中些许时日的想法点燃了,那就是——谋反。

毕竟,除了坐以待毙,他们想不到别的还能为霍家拼得一线生机的机会,更让霍家中人蠢蠢欲动的是,他们有这么做的资本。

一是毒害许皇后一事还未被揪出来,霍家还有时间;

二是霍家家大业大,朝野内外的影响力仍旧存在;

三是宫中的上官太后、霍皇后皆是霍家可以依靠的人。

这些,都是霍家实施废帝计划的有利条件。

同时,刘病已虽然开始逐渐掌握大权,但他在朝中的依靠,一是为他出谋划策的魏相,一是岳父许光汉家人,还未掌握能够完全忠诚于他的政治班子。

废黜刘病已,保霍家安全,此时,正是最合适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