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天网恢恢 疏而不失

2018-12-28

公元前66年夏天,整个长安都笼罩在一种肃穆的气氛之下。

长安处处都在流传着“霍家毒害许皇后”的传闻,而皇上刘病已虽还未彻查此案,却已经将霍家中人接连罢斥放逐,对霍家实行了削权……几乎所有人都闻到了刘病已与霍氏家族之间的硝烟味。

一边是皇帝,一边是辅佐三代君王的功臣家族,他们的斗争将会走向何处?

让大家万没有想到的是,在这场斗争中,霍家率先露出了马脚——有人暗中告发,霍家联合他们的朋友张赦等人密谋造反。

“谋反”这两个字眼早已不陌生,就说刘弗陵和刘病已在位这短短几十年,就已经有燕王刘旦、上官桀父子、广陵王刘胥等人接连谋反。

但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霍氏家族如同燕王刘旦等人一样,谋反还未实施便被人揭发。究其原因,我想大概是人心得失的问题吧。是正义之举,还是谋逆之举,大家的心中都很敞亮。

但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刘病已下令逮捕了张赦等人之后,竟又下令勿需继续追捕,此案到此为止!

无论是霍家的人,还是局外之人,无不对刘病已此举感到一头雾水,刘病已这是怎么想的?

思来想去,他们也只能理解为,刘病已大抵是因为上官太后、也就是霍光的外孙女的缘故,这才法外容情,不愿深究。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至少霍家不会这么想。


此时的霍家中人倒是很善于换位思考。在他们看来,刘病已与霍家之间,前有杀妻之仇,后有谋逆之嫌,身为皇帝的刘病已怎会真的放任这样的威胁在身边?

于是,霍山等霍家子弟迅速命霍家的女儿各自回家告诉自己的丈夫,随时准备参与废帝一事,宜早不宜迟。

霍家几位女婿,尤其是范明友这位曾在昭帝时期大败匈奴的度辽将军,如今不仅功名不保,性命安全都堪忧,在此形势下,终于也不得不认同政变一事。

但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此时霍家却又出了意外。

霍云的舅父李竟被指控结交诸侯王而被审问,审问中牵扯出了霍家,刘病已下令:“霍山、霍云二人不适合在宫中供职,免职回家。”

霍山、霍云都是霍光生前过继给霍去病的后代,如今,霍山、霍云都被罢掉了侯位,霍光之子霍禹头上侯爵的帽子被摘下来不也是迟早的事情?

眼看着刘病已一步步蚕食着霍家的权力,霍家中人如坐针毡。但让霍家惊异的是,此事之后,刘病已却再次未对霍家采取其他的行动!

刘病已究竟在想什么?他想做什么?


就在霍家中人心神不定的时候,宫中的刘病已却稳坐如山,仍在继续着日常的批阅事务。

然而,当读到某一封上书的时候,却见刘病已突然皱紧了眉头,显得有些焦虑。只因这封上书讲的是此时罕有人敢提及的霍家一事。

上书者为山阳郡太守张敞。关于张敞,我们此前曾提到过一次,当时还是刘贺当皇帝期间,张敞曾向刘贺进言,不可一味任用昌邑国旧臣,应当适当亲近朝中旧臣。后来,张敞因为人刚直不阿而得罪了霍光,便被调出了京城,担任了函谷关都尉。

刘病已登基之后,张敞被任命为山阳郡太守,而且,张敞在此其实是受了刘病已的特殊指示。我们暂且不说这个特殊指示是什么,只说这张敞虽然人不在京城,却一直心系长安城和汉天子,闻听霍家被罢斥了两个侯爵,连忙向刘病已递了一封秘密奏章。

张敞的上书内容总结起来如下:

如今皇上已经罢免了霍氏两位侯爵的官职,请将霍家第三位侯爵也一同罢免,还有卫将军张安世也请让他退休回家。

否则,没有被罢职的霍禹等人必会恐慌自危,总不是万全的办法。

张敞的意见,其实与魏相曾经的意见无甚差别,即对霍家削权,让霍氏家族的人庸庸碌碌过完一生,也能保全功臣霍光的子孙后代以及刘病已这位皇帝的名声。

但是,刘病已看过张敞这封上书之后,仅表示了对张敞的赞赏,对于张敞所提的意见却并未采纳。不仅没有采纳,刘病已随后还将被罢职的霍云重新起用,任为玄菟太守。

此举,不仅让远在山阳郡的张敞叹了一口气,更是逼疯了一直坐立难安的霍家中人。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霍家明知刘病已这位敌人在前,却完全不懂刘病已现如今是什么想法,对霍家将作何计划?

霍家中人自从知道毒害许皇后一事乃是确凿的事实之后,便认定他们与刘病已之间是不可弥合的矛盾,是没有办法跨越过去的血海深仇。

但刘病已这般作为,就像是将霍家中人放在火上烤过后又将他们丢进冰窟中去,上一刻刚刚松了一口气,下一刻却又不得不绷紧神经,担忧还能不能看得到明天的太阳,反反复复,阴晴不定,活活将他们逼得几欲发狂!

当此时刻,霍家外有刘病已的虎视眈眈,霍家的府邸内部亦不太平。

曾经富丽堂皇的霍家府邸,凭空出现了许多老鼠,霍家的墙檐上突然飞来了很多乌鸦,霍禹常常噩梦连连……种种怪象出现在霍家,扰得他们寤寐难安。

霍家一刻都忍不了了!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于是,在万般焦虑和嫉妒崩溃的情绪下,废黜刘病已的密谋终于确定了下来:

由上官太后设宴,召魏相、许光汉等人前来,在酒宴上将他二人斩杀,随后再由上官太后出场,随便寻个由头便可废黜刘病已。

霍家是生是死在此一举了!

但让霍家绝望的是,计划还未实施,又一次被人泄露了。

从刘病已开始针对霍家之后,霍家就像是被命运一次次捉弄一样,直至终于被逼到了绝路,再无回寰之地。

而这一回,刘病已终于给了霍家一个痛快。

七月,造反的消息刚刚被揭发,霍显、霍禹、邓广汉等人便接连被捕,霍禹被判腰斩,霍显以及霍氏的兄弟姐妹全部被当众处死,因与霍氏有牵连而被诛杀的有数十家,霍云、霍山、范明友皆自杀。太仆杜延年因是霍家旧友,也被罢免官职。

八月,霍皇后被废,被囚禁在昭台宫。十二年后,霍皇后自杀。

除上官太后外,霍氏一族,就此全灭。


然而,捉弄霍家的是命运吗?

其实是刘病已才对。

从将霍氏子弟从朝堂中拔除之后,刘病已一直静静地观望着霍家,看着他们如何在惊恐以及绝望中挣扎。

期间,刘病已对霍家的态度,有打击,有安抚,但从始至终,他要将霍家斩草除根的态度其实从未改变。如果刘病已真的有心放过霍家,或许早便按照张敞之言将霍家中人全部贬为平民。

但是刘病已没有,他就像是一个棋局的操控者,操控着霍家一步步走向灭亡。失去霍光的霍家,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从始至终没有走出刘病已为他们布下的天罗地网。

而这个天罗地网,不仅仅是在权势上的争锋,更是对人心的博弈。

霍家因为知道自己犯下的弥天大错,才会心生恐惧;但若霍家真的迷途知返,也不会再次犯下谋反这样的错误。

是刘病已布下的天罗地网,让霍家倾巢覆灭;也是霍家自己的选择,让他们走上了绝路,尝到了在糟践他人性命和尊严之后得来的反噬之痛。

真乃《道德经》所言:天网恢恢,疏而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