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防微杜渐 忧在未萌

2019-01-02

《论语》有言,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意在告诫人们要将眼光放长远,深谋远虑,免得灾祸临头时无法应对。

在遵循这条人生哲理上,张安世与刘病已显然是佼佼者,尤其是刘病已在霍光强权之下藏匿锋芒之举,以及打压霍氏家族的过程。

但是,我们难免有一点疑惑,身为辅佐了汉朝三代帝王的霍光,难道就这般愚笨,不知物极必反的道理,预料不到霍家的危机吗?

我想,在政坛上经历了无数刀光血影的霍光不是不知。但霍光不是神,并不能游刃有余地应付所有事情,霍家犹如一辆失去控制的马车,仅凭霍光一人之力根本阻止不了其狂奔的步伐。

而霍光临终前请求刘病已封霍山为侯的举动,只怕也是霍光为霍家做的最后一件事:在这辆马车碰上悬崖峭壁之前,尽可能地让它多一分筹码,使其变得更加坚固而已!

可惜的是,霍家最后还是没能逃过灭亡的结局,仅仅在霍光去世两年之后。

不仅仅是霍光,其实早在很多年前,就有人预见了霍家灭亡的结局,此人正是茂陵人徐福。


当然,这位徐福并不是那位诓骗秦始皇、远渡东洋的徐福。这位徐福是一位出身茂陵的普通人,但却怀揣着一颗回报社稷之心,为了霍家之事,曾接连三次上书刘病已,说:

“奢侈无度必然导致傲慢无礼,傲慢无礼必然会冒犯主上,最终生出大逆不道之心。若陛下真的厚爱霍光以及霍氏家族的人,就应该对他们加以约束。”

但是,出身低下的徐福毕竟是人微言轻。霍家灭亡之后,所有揭发了霍家政变阴谋的人都被刘病已大加封赏,唯独漏了徐福这位再三劝谏的人。

于是,有人便为徐福感到不平,特意为此向刘病已上书,说道:

“有人去别人家做客,看到主人家炉灶的烟囱是直的,旁边还堆着柴薪,便告诉主人说,要把烟囱改成弯的,柴薪也要搬到远一些的地方。

主人不听,后来果然发生了火灾。当时,很多邻里朋友出手帮忙灭火,于是,这家主人最后杀牛设宴,特意感谢了那些帮忙灭火的人,却没有宴请感谢那位劝他改烟囱的人。

有人对这家主人说,若能早些听了那位客人的劝告,也不会发生火灾,今日还要设宴感谢他人。如今,建议您防患于未然的人没有被感谢,而在救火时被烧得焦头烂额的人才是上客吗?主人这才醒悟,将那位客人请来道谢。

茂陵人徐福多次上书说霍氏将会有谋逆行为,应该预先加以防范阻止,现实果如徐福所言,但那些告发了霍家谋逆的人皆被陛下赏赐,唯独徐福这位早早劝诫防微杜渐的人没有被奖赏。

希望陛下明察,嘉许徐福‘弯曲烟囱、移走柴薪’的远见,使他居于‘焦头烂额’者之上。”

刘病已看过这封上书之后,这才下令赏赐徐福绸缎十匹,并任其为郎官。


对于徐福的建议为何始终未被刘病已采纳一事,我们不做深究,因为刘病已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我们并不能全部猜测得出来。

刘病已究竟是有意放纵霍家,任其走上谋反的不归路,还是因为没有铲除霍家的确凿证据,所以只采取了一些削权之举,最终逼得霍家铤而走险,这其中的微妙差别,全在刘病已的内心是怎么想的,我们不能妄加猜测,刘病已必然有其自己的考虑。

但是,刘病已赏赐徐福一事,却非做不可,且意义重大。

很多错误的事情,其实早有苗头和征兆,但是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到明知远见,即使是高瞻远瞩之人,也未必能时时、事事皆看得清楚透彻。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任何人都离不开旁人的劝谏和提醒,若能听从别人、防微杜渐,很多时候都能避免灾祸的发生。

对于徐福这样拥有远见且能直言极谏之人,刘病已若不对其进行嘉奖,岂不是熄灭了无数想要上谏的忠臣的赤子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