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季孙之忧 萧墙之内也

2019-01-02

公元前64年,刘病已改名刘询,亦像是昭示着他的人生进入了崭新的阶段,从此前无霍家之威胁,后宫的后顾之忧也已解决,过关斩将成功的刘病已,接下来面对的是不比霍家更容易应对的问题——治理国家。

治理国家,无非两点,对内和对外。汉朝内部,在霍光坚持汉武帝晚年修养民生的策略之下,国情比之汉武帝后期确实好了许多,而汉朝之外,匈奴的实力有如高台跳水一样直线下滑,并不直接构成对汉朝的威胁。

但是,匈奴人向来不安分,没有了直接与汉作战的实力,便把目光再次瞄准了西域。

公元前64年五月,即刘病已改名后不久,汉朝边疆便传来了求救信,说匈奴屡次攻击汉朝在车师国设的屯田部队。

刘病已听过后,紧急召见后将军赵充国商议,想要乘着匈奴国力衰弱,出兵袭击其西部地区,让他以后再不敢骚扰西域各国。

但是,刘病已和赵充国这一想法却很快被人否决了。


反对的人,正是已经被任为丞相的魏相。

魏相听闻刘病已和各位将军想要出兵匈奴,立刻递了一道折子,说:

“近来,匈奴曾向我国表露善意,被掳走的汉朝百姓也都马上被他们送回,未曾侵袭我国边境。虽然和我们争着在车师屯田,但是不足介意。

现在听说各位将军打算兴兵打入匈奴境内,恕我愚昧,不知此兵名义何在?兵行仁义,往往可称王于天下,为愤怒而起兵,忿兵却往往失败。”

当刘病已拿着魏相的折子看到这儿的时候,几乎要忍不住破口大骂了——在车师国被匈奴攻击的汉朝屯田部队,难道就不是我汉朝的子民吗?魏相如今怎么这么糊涂!

想到魏相毕竟是帮助他铲除霍家的第一功臣,刘病已终究还是把脾气压了下去,忍了忍,将魏相的折子继续看完。

谁知,看完魏相说的后半段话之后,刘病已竟顿时改了主意,决定听从魏相的意见,不为此事出兵。

老实说,魏相前面所说的理由,人人听来都会觉得牵强,那么,魏相究竟还说了什么,竟可以让刘病已改变主意?


魏相向刘病已举了一个例子,说的是春秋时期鲁国大夫季康子。

鲁国的大夫季康子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势力,便想攻打邻近的颛臾国,孔子闻言后,便说:

“百姓尚不能安居乐业,国内尚且分崩离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只怕祸起萧墙啊!”

紧接着,魏相又说:

“一是如今汉朝边境各郡仍旧困窘,百姓们父子共穿一件狗皮或者羊皮做衣服,靠野草、野果充饥也是不罕见的事情,百姓们仍旧生活困顿,此时难道还要征调他们去打仗?

《老子》说,‘战事之后,必有灾年’。一旦兴兵,容易引起人心惶惶,后患无穷。就在今年,子杀父、弟杀兄、妻杀夫的就有两百二十二人,不要以为这是家长里短的小事,民风恶化,绝对不可忽视!”

魏相认为,如今刘病已面临的艰难抉择,与曾经季康子面临的问题不正是一样的呢?在魏相看来,汉朝如今尚且算不得繁华治世,出兵一事,必要慎之又慎。

这便是他反对出兵匈奴的理由。

况且,并不是没有比出兵匈奴更好的解决办法。

刘病已同意了魏相的意见之后,最后决定只派遣骑兵前往车师国,将汉朝屯田部队以及车师国百姓全部迁徙到渠犁居住,将原车师国地区让给匈奴。车师国的国境比楼兰还要小,此举之下,汉朝其实并未有多大的损失。

而在魏相的谏阻之下,汉朝再次避免了一场战事。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魏相的辅佐下,刘病已对于维护民生、恢复国力一事,始终是放在首要位置的。

刘病已登基之后,对于农耕、徭役等的优惠政策层出不穷,汉朝自武帝开始便萧条的经济,经历霍光辅政时期的恢复,在刘病已在位期间,几乎重回了文景之治时期的繁荣。

更甚至可以说,比之文景之治时还要富庶。公元前62年时,汉朝农业连年丰收,一石谷物的价格大概是五钱左右,而文景之治最繁华时,一石谷物的价格大概是数十钱到十数钱左右,由此可见一斑。

魏相担任丞相期间,其最大的功绩也莫过于此。

于是,才有了魏相后来的地位,即后人所言“汉朝四大宰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