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京都神探”赵广汉

2019-01-02

自刘病已掌权之后,汉朝堂内部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比如,曾经居于“内朝”之下、失去了决策权的丞相,不再是朝堂之上无足轻重的官员。

当时,各地有什么事情总是先向丞相魏相汇报,再由魏相奏闻朝廷,名为“文官之首”的丞相,时隔多年终于再次发挥了他的价值。

这与刘病已本人特殊的经历不无关系。因为刘病已进入朝堂之后,若想成功立足,扳倒霍氏家族,就必然要倚重“外朝”这些官员。

此时,魏相的地位与前几位如田千秋、石奋等人的地位相比,显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但就在刘病已本人相当倚重魏相本人的时候,竟还有人敢公然挑战魏相的权威,此人也是刘病已手下的能人之一,“京都神探”赵广汉。

今日,我们先将赵广汉和魏相的矛盾按下不表,先讲讲赵广汉其人有何能耐和本领,竟胆敢与“文官之首”魏相针锋相对。


首先要说明的是,赵广汉的职位并不是“神探”,而是管理长安大小事务的京兆尹,相当于今天的首都市长一职。

长安京兆尹一职可不是人人都能胜任的。长安乃是豪强富贵、皇亲国戚聚集之地,说的俗一点,随便扔个砖头都可以砸到一个官儿,因为这种情况,官员们办起案子来相当棘手,生怕不小心便得罪了哪位权贵。

赵广汉担任京兆尹之后接手的第一件案子便是如此。

当时,赵广汉手下有一名为杜建的人,在参与建筑昭帝平陵的时候凭借关系大肆贪污。赵广汉得知此事后,便出言警告了杜建一番。

但别看杜建是赵广汉的下属,其背后的势力却很不一般,黑白两道皆有他的人脉,很少有人敢轻易得罪杜建。故而,赵广汉警告杜建,杜建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支支吾吾地敷衍过去了,此后仍旧为所欲为。

赵广汉见规劝无效,就决定把杜建正式逮捕归案。自杜建被他关押起来,为杜建求情的人纷至沓来,其中有利诱的,也有威慑的,总之都向赵广汉传达了一个意思:杜建可动不得。

那么,赵广汉见此是怎么做的呢?

面对这些人的求情,赵广汉从始至终都没有皱过一下眉头,没有给他们留一点可以讲情的余地。

所以,赵广汉可以胜任长安京兆尹,首先不欠缺的就是胆量,不怕得罪人。

但是,杜建背后的族人和门客,岂会善罢甘休?像他们这样的人,若这么轻易地就被赵广汉几句话挡回去,也不至于被人忌惮了。

他们很快想了另一个办法——劫狱。


但是,另他们惊骇的是,当他们刚刚确定了劫狱的想法后,赵广汉的属下便立刻寻到了主谋人的家里,告诉他:

“如果你们真想这样干,你们就等着依法被灭门吧!”

这个属下留下这么一句话之后便扬长而去,独留那主谋人站在自己家门口,惊疑不定:

计划已经被得知,若还要劫狱,岂不是自投罗网?而且,赵广汉是怎么这么快便知道了的?

此人不知道的是,赵广汉除了胆量大,还有另一特长,那就是有手段。

他的手段,就是遍布长安地区的眼线。不夸张地说,赵广汉手下的眼线,几乎组成了一道天罗地网,长安地区谁家生了孩子、纳了小妾,赵广汉都可以毫不费力地得知。

且赵广汉很擅长一种名为“钩距”的办法。所谓钩距,其实就是根据信息进行推理,听起来容易,却不是人人都可做到精通的。

当年,赵广汉还有另一件颇为出名的事情,那就是“问牛知马”。他让他府上的下人了解马的价格,就先去问问狗的价格、羊的价格、牛的价格等等,如此参照彼此的价格,便可知道马的价格贵贱了。

因为这种强大的信息网络和推理能力,赵广汉担任京兆尹期间,曾在长安地面上活蹦乱跳的豪强地痞们几乎都开始夹起尾巴做人。

背后势力盘根错杂的杜建最后被赵广汉判了弃市,更是让那些嚣张惯了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寻思着,这赵广汉简直就是他们的天敌!


这些都是发生在昭帝时的事情。昭帝去世、刘病已登基之后,刘病已听闻赵广汉的能力,便将其调到了颍川郡当太守,只因这颍川郡是出了名的难治理,当地豪强聚集、民风败坏,委实让人头疼。

结果,赵广汉到了颍川之后,仅仅用了几个月时间,便把当地的地头蛇们收拾地服服帖帖,再不敢为非作歹。

但是,赵广汉担任颍川郡太守没几年,又被调回长安担任京兆尹。为何?因为当时除了赵广汉,几乎无人可以将长安地区管理好。

赵广汉不仅仅成了朝廷眼里的一块“香饽饽”,在普通百姓那里更是备受欢迎和敬仰。人们见惯了官官相护,像赵广汉这样可以压制那些豪强权贵、锄强扶弱的官员,不正是百姓心目中最完美的好官?赵广汉的“神探”本事,更是被人们啧啧称奇。

那么,这样一个为民谋福祉的人,与同样以社稷民生为重的丞相魏相,又是因何才会互相对立的呢?